【大紀元2020年05月31日訊】坐在客車上,他突然感覺有人擰著他的肩膀在空中飛,一會兒就來到一座高大巍峨的宮殿,在確信見到閻王後,他知道自己已身處陰曹地府。兩個差役架著他過了奈何橋,這是送人轉世投胎必經地,橋下是萬丈深淵。

再往前走,他看到大池子裡被鱷魚、毒蛇、獅子等猛獸撕咬的人們,淒慘的哀嚎聲讓人毛骨悚然,還有在各類恐怖刑具上受刑的人,旁邊是施刑的鬼役,儘管人們不斷的痛悔求饒,但無濟於事……

這聽起來猶如聊齋誌異的神話傳說,不過它確是發生在現代人身上的真實故事,3月7日,在重慶市墊江公安局審訊室內,退伍軍人成德富向綁架和審訊他的警察們講述了以上他親身經歷的神奇事。

警察聽了都覺得很震驚。一撥警察聽完走了,又來一撥,說:「我們還沒聽到呢,快再給我們講一下,」就這樣,成德富一直講到了晚上。

明慧網報導,重慶市墊江縣桂溪鎮,曾在38軍當兵的73歲退伍老軍人成德富,因傳閱幾份國家文件,2020年3月7日,他被墊江縣「610」和國保大隊的警察一夥人闖進家中綁架,遭遇搶劫和毆打。

成德富傳閱的文件包括:國務院新聞出版署50號有關廢除出版法輪功書籍的禁令、憲法關於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等公民權利條款的摘錄、公務員法關於執行上級錯誤命令的追責條款以及國務院公安部認定的十四種邪教並不包括法輪功。

此後,73歲的成德富被帶到了墊江公安局,遭警察多次毆打和侮辱,老人被打掉2顆牙齒。

成德富對毆打他警察說:「我都73歲了,一個和你爺爺差不多大的白髮蒼蒼的老人,你也打,你良心在哪裡?」

一個穿便衣的男警察還把在成德富家抄家搶來的法輪功書籍踩在腳下,把法輪功師父的像坐在身下,成德富難過得老淚縱橫,告訴他,你這樣會遭報應的。

隨後,成德富還是本著善心告訴警察為啥要修煉法輪功的原因。

成德富曾在38軍當兵。當年,他在大冬天只穿內褲、光著身子疏浚天津河道時患上了多種嚴重疾病。他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只聽了李洪志師父的一講講法錄像,身患疾病的他就完全康復了,幾十年來胸口像石板一樣壓著的感覺也不翼而飛。

他不但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法輪功真、善、忍的修煉原則還讓他得到了心靈的淨化和心性提高,為人處事時能替別人考慮。

成德富因修煉受益,他不但講述法輪功的真相還道出了一段神奇的經歷。

2011年7月,天正熱,他因一個朋友捲了他的幾萬元錢跑掉了,急得幾天吃不下飯。在尋人的路上,他坐在客車上突然感到胸口心臟部位被拍了一下,然後感覺兩個人擰著他的肩膀在空中飛,一會兒就來到一座高大巍峨的宮殿。只聽得一個聲音說:「王爺,您要的人我們給您帶來了。」

那個王爺叫成德富抬起頭來。成德富看他頭上戴著古時候皇帝戴的前後都掛著成串的珠子那種帽子(書面名稱叫冕冠或旒冕),心想:既然穿著皇帝的服飾卻被稱為王爺,大概是閻王爺吧。

成德富問:「你是不是閻王?」他回答道:「對,我就是你們陽間所說的閻王。你們陽間不是不相信有閻王、地獄嗎?現在你已經到了陰曹地府,我就是閻王。」

陰間為了防止抓錯人也是要核對身分、驗明正身的。閻王問成德富:「你叫什麼名字?」成德富說我叫成德富。閻王翻了一下案桌上的一個大本子(大概就是生死簿吧),說:「嗯,有這個人。」閻王又問成德富:「你多大歲數了?」成德富說:「64歲了。」閻王「咦」了一下,嘀咕了一聲:「不對。」

成德富趕緊說:「我這個『成』是成都的『成』哦。」閻王說:「錯了錯了,抓錯了。那個該抓之人叫陳德富,四十多歲,罪大惡極,陽壽已到,該抓的是他。」

閻王馬上吩咐其他差役去捉拿那個和成德富名字幾乎相同的人。

閻王翻開另外一個本子,說:「你不屬於我們管。」

成德富問:「我不屬於你們管,那屬於哪個管?」

閻王說:「你屬於上面管,天上管。你看你的名字都已經註銷了。」

成德富一看,果然名字被一筆勾銷了。

成德富這才想起法輪功師父說過:「早期我就對你們講過,我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裡除了名了,常人人人都在那裡的名冊中有名。大法弟子以前在地獄名冊中的名字我都給你們勾銷、叫地獄除名,那裡面沒有你們的名。」[1]

閻王又對成德富說:「你知道嗎?你是有任務的,你的任務就是多做好事多救人。」閻王又說:「你既然來都來了,不妨參觀一下再回去。」吩咐抓成德富來的那兩個差役當他的導遊。

來到奈何橋前,看到橋下萬丈深淵,成德富不敢過。兩個差役架著他才過了奈何橋。

差役說:「因為你是我們王爺的客人,我們才這樣客氣對你。如果是真正犯了罪,陽壽到了的,哪管你怕不怕,鐵鏈子套上一拉就過來了。」

過了奈何橋,就看到一個一望無際的大池子,裡面全是人,被血水泡著,人們被鱷魚、毒蛇、獅子等各種食肉動物撕咬著,到處是殘肢斷腿,悽厲悲慘的哀嚎聲讓人毛骨悚然。儘管他們不斷的痛悔求饒,但無濟於事。

過了這個池子,是一個極其寬敞的廣場,廣場上擺著各種各樣的刑具,每個刑具上都有人在受刑,刑具旁邊是施刑的鬼役。

參觀的第一個刑具是一男一女被一個長鐵桿像穿糖葫蘆一樣穿在一起,兩個的臉都是上半部被割了,耷拉下來蓋住下半部分,相當嚇人。

陪同的差役解說道:「這兩個是在陽間亂搞男女關係的,通姦。既然不要臉,就把臉蓋起來。」

第二處是一個人的舌頭被一個鐵鉤子鉤住吊著。差役說這個人是在陽間愛嚼舌頭、到處挑撥是非、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第三處是一個人被用小刀一片一片的割肉。差役說:「這個人在陽間愛占小便宜,做生意缺斤少兩。他占多少便宜,割多少肉。」成德富問:「他一生要占多少啊,還得清嗎?」差役說:「還得清,還得清。還完為止。」

第四處是一個大胖子,肉被一坨一坨的宰下來,差役說這是個貪官。成德富心想:他在陽間貪錢的時候那百元大票子一捆一捆的,受刑的時候就一坨坨的宰。

圖為明代《地獄十王圖》之一,哈佛大學賽克勒博物館藏。(公有領域)

正要參觀下一處時,閻王說:「時間到了,該回去了。再不回去,就來不及了。」

閻王又問成德富:「我剛才給你說的,你記住了嗎?」成德富說:「我記住了。」閻王說:「那你重複一遍。」成德富說:「要回去多救人。」

於是,閻王叫那兩個差役快把成德富送回去。兩個差役提著成德富往上一扔,成德富心裡一驚,大叫一聲。叫聲剛停,就聽到耳邊有人問:「你喊什麼?」

成德富定睛一看,原來躺在縣醫院的重症監護室裡,病床邊坐著司機和售票員。

售票員說:「看到你暈倒後,我們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墊江縣人民醫院來,才把車開到車站下客。下完客,我們立刻就過來守著你。你輸液也輸不進,輸氧也輸不進。呼吸和脈搏都感覺不到,醫生都準備宣布死亡了。我們覺得你還有點體溫,就讓醫生再等會。你再不醒過來,醫生就要把你推進停屍房了。你看從6點到現在,都10點了。」

經過這次地獄經歷後,作為信仰神佛,敬畏天地的法輪功學員,成德富在修煉上也逐漸更精進起來。他希望自己的經歷能驚醒那些不信善惡有報,還在迫害法輪功的無神論者。

[1]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高進